朝寢坊

月岛的嘴,骗人的鬼!
瞧给我们影山惊的哈哈哈
嘲讽模式全开的月岛真的帅!他怎么可以这么帅!
我也想要这么别扭可爱的弟弟(;´༎ຶД༎ຶ`)

The end of line(按照电影剧情给A4圆了个结局,友情向stucky)

写在前面:

官方还记得自己给盾冬定的是友情吗?

我们CP粉就非得要个LGBT队长?

朋友之间应该怎样心里没点数?

正文:

        山姆接了盾牌,正爱不释手地摸着,但抬头看了一眼巴基,识趣地走远了一点。

      “所以呢,”巴基走到这个白发苍苍的罗杰斯身边坐下:“那边那个巴基给你送了什么?在你结婚的时候。从小我就在想,不过我觉得我到现在也没决定呢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没有,那个罗杰斯把你带走了,都没让我见过一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 史蒂夫的声音沙哑了许多,但依旧沉稳有力,是啊,他以前病成那个样子也总要打起精神说话,衰老又怎么能打败他呢。

      “是吗?”巴基先是微笑,最后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:“原来你倔起来,自己也拗不过自己啊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笑吧笑吧,我就知道你会笑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 罗杰斯依旧看着湖面,但听着巴基的笑声,恍惚间又回到了他们参战前的布鲁克林,那时候其实挺苦的,但总有巴基的欢声笑语相伴。

      “那是山姆给你当的伴郎吗?这事可不能让他知道,他已经够得意了!”

      “不是,婚礼上我没有伴郎,永远不会有人替代你成为我的best man。”

       巴基愣了一下,然后叹了口气:“你总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   不过巴基很快又笑了起来:“让我猜猜,你是不是有个儿子叫克里斯?这我们可早就说好了,谁先有个男孩就叫克里斯,谁先有个女孩就叫莎拉……”

     “那是你单方面说好了,我可从来都没同意过,不过我确实有个女儿叫莎拉,男孩当然是詹姆斯。”

       巴基板起脸,语气严肃起来:“你还说傻气没被你带走,那孩子的教父难道是个从没见过的杀手?”

    “我不许你这么说自己巴基!那明明不是你的错,不论在哪个世界都不是!”罗杰斯即使是个老头了,也还是要为这句话生气。

       巴基瞪着这个老头僵持了一会,最后还是忍不住败下阵来:“好吧好吧,詹姆斯就詹姆斯吧,我反正绝不会让自己的儿子是个史蒂夫的,倔脾气的小混蛋。”

       罗杰斯还要反驳他几句,山姆回来了:“嘿你们没事吧,我怎么觉得你们吵起来了?呃,我是说我们该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没有吵架,这就走了。“巴基扯了个毫无诚意的谎话,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  罗杰斯随着巴基起身的动作看着他,抿着嘴。

      巴基站着任他看了一会,最终泄了气,转身抱住这个臭老头,道了个歉。

     “刚才我说的是气话,如果我有个男孩,我会给他取名史蒂夫的,第二个再叫克里斯。”

      罗杰斯笑着闭了闭眼轻轻点头,然后拍拍巴基的肩:“嗯,去吧。”

     “再见。”

复联四想不通的事(涉及剧透)

还没看电影,但是翻剧透翻的我一脸懵逼……


首先盾冬本命,看这个系列的电影七八成是因为盾冬,结果昨天一早就看见大家都说盾冬BE了,给我吓得,立刻去翻详细剧透,然后就很疑惑。


虽然真的很喜欢这对CP,但电影里我还是把他们看作异父异母的亲兄弟的,巴基无条件支持史蒂夫很正常,比如队3里巴基看见队长和莎伦亲吻的那个一脸坏笑,明显就是哥哥看见弟弟女朋友的表情,虽然电影里各种故意甚至恶意卖腐,但亲情这个基调是肯定的,当然了,我量官方也不敢承认别的感情基调。


问题是我看大家都说队长穿越回去和佩吉结婚了,讲真佩吉要是一辈子未婚,哪怕并不是为了队长我也举双手双脚赞成队长回去和她结婚,可是队2佩吉里说过她已经好好地过完了她的一生,桌上的照片也证明了她早已结婚生子。


那队长留在过去干嘛?

最后露面的时候还戴着婚戒?

这是在暗示我队长当了小三?

???????

卧槽这特么是上帝保佑美利坚合众国的代言人???

基督教国家诶!!!

小三这个概念都是你们教育我们的诶!!!

鹰酱你变了,你再也不是当家人宣誓就职都要把手放在圣经上的上帝宠儿了!


因为文盲,觉得最搭stucky的一句诗

人生自是有情痴,此恨不关风与月。

情痴是队长

恨是悔恨,是巴基


我的理解就是不论盾冬之间是不是爱情,不论巴基是生是死,不论巴基还能不能恢复记忆,对于队长来说,这种深情就是天然存在的,不需要任何定义和分类


注:诗句出自欧阳修大大的《玉楼春》,原意格局相当大,我是强行yy并矮化,毕竟我文盲( ¯ ¨̯ ¯ )


【HQ同人】死傲娇暗恋负情商(月影飞萤)1


这是一篇没有大纲的文,基本都是自我CP脑的产物

鉴于原作中两人的人设及互动都十分可爱,我努力不OOC

我的文是一定会有肉的,但这俩年纪实在是太小,所以程度会比较轻

人物性格导致这文不会纯甜,但一定是HE

私设有,尽量不突兀

除了主CP,副CP有BL有BG,请自行避雷:【山口忠+谷地仁花】、【菅原孝支+清水洁子】、【岩泉一+及川彻】、【黑尾铁朗+木兔光太郎】(名字顺序谨遵原作出场次序,不代表任何攻受立场)


淡粉色的花瓣不知从哪里来,纷纷扬扬地从半空中散落。

一个个子很高,穿着黑色高中生制服的少年抬头,有些厚度的眼镜片上倒映着淡蓝的天空,然后他伸出了手,接下一片迎面而来的花瓣。

少年看着落到手掌里就成了纯白的花瓣,不知道在看什么,但少年本身可是十分好看——瘦削高挑的身材带着少年人还未长成的纤细挺拔感,皮肤白皙到近乎透明却没有病态,微卷的头发颜色很浅,被阳光渲染成了淡金色,五官俊秀,却没什么表情,琥珀色的瞳仁甚至有些冰冷,还有那只手,也是瘦瘦长长,却柔软鲜嫩,与那片花瓣相得益彰!

但是那片花瓣并没有在少年手中停留多久,很快就又从少年的手掌中跌落,悠悠落在了路旁的青苔上……

“月——”

不远处又跑来一个高个子的少年,略带歉意地和这个名叫“月”的少年打招呼。

“抱歉抱歉,早上起晚了。”

迟到的少年相较之下平凡许多,脸上还有些雀斑,却也显得更平易近人。

被道歉的少年见人来了,摘下了头戴式耳机,听到解释,只是淡淡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两人并排,不凡的身高引来许多好奇的目光。

后来的少年有些不自在,小声感叹道:“唔啊,怎么感觉好多人在盯着看啊……阿月你最近量过身高了吗?应该又长高了不少吧。”

被问的少年确实比同伴还要高一个头,但明明是目光的焦点,却没有丝毫的不自在,听见问题就回答:“新入学,别人还没有习惯而已。昨天我妈给我量了,188。”

“哇!”听到数字的少年眼睛里都快冒出了星星:“比上次又整整多出3厘米了耶!阿月已经超过明光哥了吧。”

“大概吧。”

“啊,我前两天也量了一下,竟然还差0.5毫米就有180了诶!我妈说为了给我加油,特地闷软了一包薯条哦,那个超级好吃!”

“特地闷软……”

高个子有些无语,虽然两人从小学就认识,但依然无法理解好友的食癖,不过还是很为这两年突然窜高的好友感到高兴。

渐渐的,路上和两人穿着同样制服的人多了起来,最终汇集到一个地点——宫城县立乌野高等学校。

校园里人声鼎沸,到处都是社团花样百出地招新。

两人刚进入中庭,就有篮球部的人过来搭话。

“同学是一年级的吧,身高很令人羡慕啊,要不要加入篮球部呢?我们学校的篮球部在县内也是排的上名次的哦……”

也许是从小鹤立鸡群的身高导致的疏离感,也许只是性格孤僻,面对热情的前辈,高个子只需要礼貌地回绝一句基本就没人敢再开口。而略矮的那个就没这么好运了,在前辈的围攻下,他很快就变得不知所措。

“哈……”终于突破了包围圈,好说话的那个大大的松了口气。

“话说怎么都没有见到排球部的招新啊……”

“可能已经废部了吧。”

“唔哇,阿月你能不能不要说这么不吉利的话……”

“4班在这边。”

“哇啊已经把全校的地图都记在脑海里了吗?不愧是阿月!”

“学校不都是差不多的吗?还有山口你声音太大了。”

“啊抱歉阿月。”

……

午休时,两人将填好的入部申请书交到一个不怎么起眼的三年级学生手中。

“月岛……萤?是这么读的吗?”三年生看着手中的名字确认了一下。

“是。”

“哇……你可真高啊!身高多少?”一旁另一个三年生不禁惊叹。

“阿月的身高是188厘米。”

“啊,你是山口忠对吧,也很高啊。”

山口挠了挠头,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我是泽村大地,乌野高中男排部部长。”

“我是菅原孝支。”

“欢迎来到乌野!”

月岛沉默了一下,然后鞠躬:“请多关照。”山口见状也忙跟着鞠躬。

泽村和菅原内心同时吐槽:一点都不可爱!

“这个……是北川第一的那个影山吗?”

月岛看见了泽村手里其他的入部申请书,有个名字让他心里一颤。

“北川第一!哪里哪里?这个影山君吗?”泽村有些难以抑制激动的心情,毕竟北川第一可是强豪校啊!

“阿月你竟然还认识北川第一的人啊,好厉害!”

“呃……说不定只是重姓,我也不知道下面的名字。”

月岛后悔自己的冒撞,随便撒了个谎,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那个人的全名,那个印刻在自己心底三年之久的名字——影山飞雄……

关于互攻党还要萌同人的痛苦清单
━┳━ ━┳━
萌欧美圈的CP还有粮,日漫……除了自产根本没有指望(︶︿︶)

今年什么都值了!!!
及川在跑步!在运动!还在打排球!!!
好期待三年级们大学的时候啊啊啊!!!!

剪横枝,清溪分影,翛然镜空晓。连夜冷霜娥,相伴孤照。古苔泪锁霜千点,苍华人共老。料浅雪、黄昏驿路,飞香遗冻草。        行云梦中认琼娘,冰肌瘦,窈窕风前纤缟。残醉醒,屏山外、翠禽声小。寒泉贮、绀壶渐暖,年事对、青灯惊换了。但恐舞、一帘胡蝶,玉龙吹又杳。
——吴文英《花犯·谢黄复庵除夜寄古梅枝》